正北方網 > 文化 > 悅讀 > 正文

夏日蟲兒飛

作者: 責任編輯:何娟 2019-07-08 09:47:25 來源: 呼和浩特日報

炎炎夏日,各類、各色蟲兒潛滋暗長,飛舞著、熱鬧著,昭示著生命的蓬勃與靈動。似乎也因其羽翅閃振,聲微語細,而平生絲絲清爽與靜謐,讓漫漫夏日情趣盎然。

烈日炙烤了一天,疲憊而落。月光尚未皎潔,夏夜已然靜穆,鄉村里,河畔、草叢、樹林、坊間,便有點點螢火流動,或群飛或獨舞,或飄忽或停棲,恣意飄游、沒有方向。漆黑的夜色為幕,淡薄的氤氳為襯,伴著嘩嘩流水、呱呱蛙鳴、吱吱蟲聲,閃動的流螢自是主角,無心裝點著如詩如畫的清新夏夜。

夜伴螢光納涼靜坐、漫步閑游的人們,思緒也隨之飄離。或想著夢回的故鄉,或想著慈祥的雙親,或想著知心的愛人,或想著可人的孩兒,或什么都不想,只是享受這份難得的寧靜。這不知生自何處、滅于何時的發光蟲兒,自然招引孩子們追逐捕捉。舉起雙手,慢跑蹦跳,伺機一罩,幸得一只在手……兩只、數只,片刻即可找來玻璃瓶、塑料袋演繹古人的“囊螢夜讀”,雖看不清書上字,卻也快樂在心;或將其放進蚊帳,“夜深燼落螢入幃”,恰似點點“星空”移房間,凝視著漸入甜甜夢鄉。

“逐花”的彩蝶,在花叢間翩躚飛舞,或孤影自憐,或成雙成對,或呼朋引伴。兩扇羽翼如薄紗般柔軟,忽閃忽閃如波浪般起伏,帶著柔弱的身體,在空中劃過優雅的倩影,往來東西、散漫閑逸。累了,便尋朵美艷的花朵,在蕊間靜靜停歇,豎起或平展的雙翼輕輕浮動,“蝶戀花”的定格,愜意而悠然。想捧只在手,卻總是逐不上蝶兒輕盈調皮的疾飛、躲藏。偶爾卻有一只或數只,悄然飄過窗口,停駐花瓣,卻怎忍打擾,只是癡癡地端詳這由毛蟲羽化而成的美麗精靈。

“逐光”的蛾子,融入夜色向著亮光撲棱飛去。農家屋檐昏黃的燈下,成群的蛾子縈繞亂舞。與彩蝶相比,相貌明顯丑陋,身形肥碩,色彩黯淡;舞步已然散亂,毫無節奏、也不優美。擋住燈光、趴在墻壁、跌入碗中,總不招人待見;無奈,將盛了水的臉盆舉在燈下,引蛾飛向燈影,舒翅飄浮水面。然而,正是蛾子逐光的毅然,成就了“飛蛾撲火”悲壯與執著的品行,不由對其渴望光明的短暫生命,油然而生一絲敬意:蛾子,并不美,但有型。

早因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頭”的詩情畫意,而愛上了蜻蜓;又因蜻蜓撲食害蟲的情義舉動,而憐惜著蜻蜓;再因蜻蜓對飛機誕生的有益啟示,而傾慕于蜻蜓。夏日,草叢間,荷塘里,紅的、綠的、藍的、五彩的蜻蜓,沐著燦爛陽光或絢爛晚霞,舒展開透明的紗翼,高翹起頎長的軀體,或“唯有蜻蜓蛺蝶飛”,或“蜻蜓飛上玉搔頭”,或“點水蜻蜓款款飛”,輕捷而富詩意。

夏雨欲來的傍晚,場院、溪流上空總會盤旋低飛著成群的蜻蜓,與之相映成趣的便是那狂奔放逐的孩童,天上地下融為一體。調皮的孩子,找來一根秸桿,用荊條在頂端插成圈,走家入戶罩來檐下的蜘蛛網,黏黏的厚厚一層;舉著網,狂亂追,一會便有數只花花綠綠的蜻蜓粘在網上,絕望地撲閃著雙翅。懂事的孩子,自會把玩片刻即將蜻蜓放逐,但其間的情趣便可銘記一生。

還有帶著刺的“采花賊”蜜蜂,拽著絲的“小飛俠”蜘蛛,舉著針的“吸血蟲”蚊子,會唱歌的“鄉村歌手”知了,干壞事的“鐵甲戰士”金龜子……

這些飛舞在夏日鄉間的蟲兒,如今卻在我的鄉愁中飛舞;那些與蟲兒相伴的情趣,如今卻再也無法碰觸。不由又哼唱起了那首《蟲兒飛》:黑黑的天空低垂,亮亮的繁星相隨,蟲兒飛,蟲兒飛,你在思念誰……

聲明: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

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海王捕鱼游戏 3d开机号开奖号彩吧 北京时时彩开奖信息 重庆时时大师讲座 浙江11选5开奖查询 中国福中心老时时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现场直播 下载透明房产网 北京时时赛车记录 浙江11选5开奖 老北京时时 广东福彩app官方下载 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 云南时时网 微乐辽宁棋牌下载安装 江苏时时11选5 体彩31选7论坛